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教育的同型婚姻与中国社会的家庭工资收入不平等:1996

婚姻 时间:2020-12-14 浏览:
一、 同型婚姻与家庭工资收入不平等 婚姻与家庭是社会学研究的重要课题。如何选择合适的对象组成家庭不仅是各国文化传统中的重要内容,也是当今社会每一个普通人关心的现实问题。生活和谐美满固然是婚姻的重要目标,但是婚姻毕竟不是单纯的精神结合,还涉

一、 同型婚姻与家庭工资收入不平等

婚姻与家庭是社会学研究的重要课题。如何选择合适的对象组成家庭不仅是各国文化传统中的重要内容,也是当今社会每一个普通人关心的现实问题。生活和谐美满固然是婚姻的重要目标,但是婚姻毕竟不是单纯的精神结合,还涉及家庭财产的交换、合并与再分配,乃至两个家族的社会联结。当我们以家庭为单位思考婚姻与社会不平等的关联时,不难发觉不同的婚配机制可能会带来不同的家庭形态,也间接地影响到社会不平等的现状及其再生产。

本文聚焦的是两个基础性的经验问题:在当代中国社会,夫妻的受教育程度和工资收入有多相像?夫妻的教育匹配程度给整个社会的家庭工资收入不平等带来了怎样的影响?提出这两个问题背后的深层关切是,如果婚配双方首要看重的是社会经济地位相匹配,是否会出现富者愈富的局面,社会的纵向流动是否会受到削弱?在改革开放30多年后的今天,革命政权曾经倡导要消解的旧式婚恋观念是否重获生命?

本文使用收集于1996年与2012年的两个具有可比性的截面调查数据进行趋势研究。首先分别测量各自年份夫妻在受教育程度和工资收入上的相似程度,再考察不同的婚配状况对家庭工资收入不平等的影响。在此基础上比较这两个年份的结果,我们便能对近年来婚姻变化的趋势获得初步的认识。本文首先考察中西方社会关于“同型婚姻”的社会语境以及理论关照,再具体说明本文的研究设计与贡献。

(一) “同型婚姻”的社会语境

在传统的中国社会,“般配”一向是缔结婚姻的重要取向。即便在当今社会,不少人仍秉持这一观念,在自己或子女择偶时不仅关心男女相悦之情,也要考察对方的受教育程度、职业地位、收入财产乃至家庭背景等内容。传统社会也把“郎才女貌”这样夫妻在不同维度上的属性提出来作为“般配”的标准。为使讨论脉络清晰,本文只考虑夫妻在同一维度上的情况。

在欧美社会,婚配同样关注一定意义上的“般配”,尽管日常用语中并未找到直接对应于中文的讲法。目前欧美社会学界用来描述类似现象的术语来自生物学和人类学。在婚配过程中优先选择与自己类型相同或属性相近的对象,这被称作“同型婚配”(assortative mating)。1此外,人们观察到的婚配结果里出现的夫妻类型相同或属性相近的情况,被称作“同型婚姻”(homogamy)。

1.“同型婚配”原是一个生物学概念,用以描述生物体优先选择与自己相近的异性交配的性选择机制。与之相对应的其他机制包括:择优婚配、异型婚配和随机婚配。早在1896年,皮尔逊()就提出了性选择的两个基本类型:择优交配(preferential mating)与同型交配(assortative mating),并给出了衡量二者的统计方法。

本文提到的“同型婚配”与“同型婚姻”描述的是彼此相关但又截然不同的两件事。“同型婚配”指代一种择偶机制,而“同型婚姻”则是择偶结果。并非只有同型婚配才能导致同型婚姻,例如,在选择伴侣时选择与自己收入最为接近的一位,这样的同型婚配当然导致同型婚姻,但是择优婚配也可能导致同型婚姻。在一夫一妻制、完全择优婚配的机制下,也会出现同型婚姻的结果。这是因为如果社会中适婚男女数目相同、收入相近,那么男女双方择优结合必定寻得一个与自己收入相近的伴侣,就好像小学生按身高排成两队,并排而立的必定身高相仿。2“同型婚配导致同型婚姻”被称作“匹配假说”,“择优婚配导致同型婚姻”被称作“竞争假说”。实际上,在缺乏微观数据的情况下,尤其是在不了解调查对象择偶选择集的信息时,社会科学研究很难进行明确分类。3本文采用调查数据所能探究的也只是“同型婚姻”而非“同型婚配”。很多研究者在建立理论框架时混淆二者,忽视了研究的局限,难免做出过强或者有误导性的结论。本文开篇首先廓清概念,就是要避免这一弊病。

2.在生物学研究中这一问题含义不同,因为研究交配行为并非一定以一夫一妻制为前提,这样每一次交配的配对可以近似地被认为彼此相独立,这两种交配机制在结果上的彼此干扰未必严重;现代人类社会通行的一夫一妻制则不然,这两个机制很难从结果上明确区分。

3.例如,对数线性模型得到的参数无法用于估计个体的择偶偏好()。一些采用其他类型的数据和研究设计的研究表明,在欧美社会,发挥主要作用的是“匹配”,但也不能一概而论(;)。

第二,看似具有普适性的讨论实际上与特定的社会现实紧密相联,我们不应忽视欧美社会关于“同型婚配”与“同型婚姻”的研究其具体的社会语境。19世纪末“同型婚配”进入现代学术话语之初,以生物学家研究夫妻体征的统计数据为主,例如观察夫妻是否在身高、臂长等方面相匹配()。这类研究在生物学领域延续至今,演变为对夫妻基因表现同型程度的研究。420世纪初,社会学家开始使用“同型婚配”和“同型婚姻”的概念来探讨人们的婚姻在社会、经济和文化等维度上的结合模式,例如不同宗教信仰、族裔或种族的人们的通婚程度;社会分层与流动的研究者则关心社会经济层面上的同型婚姻,考察社会的不平等程度。

4.这类研究不可避免地带有优生学的意味,接受第二次世界大战的历史教训,对其阐释必须非常谨慎,社会学研究同样如此。

何以解释“同型婚配”“异型婚配”等不同婚配模式的成因呢?贝克尔(, )认为择偶的目的是增加婚姻的回报,因此某一维度上的相似属性如果互补的话,夫妻会在这一维度上采取同型婚配;如果是替代品的话,夫妻会在这一维度上采取异型婚配。5默顿()的交换理论为异型婚配提供了另一种解释:夫妻的结合是双方不相等的社会与经济身份的交换。6

5.贝克尔的用语与皮尔逊不同,容易造成误导。贝克尔把皮尔逊的同型婚配(assortative mating)称作positive assortative mating,而异型婚配(disassortative mating)称作negative assortative mating。有些欧美学者把后者也归入assortative mating,实在含糊不清。

6.实际上默顿与贝克尔对异型婚配的解释非常不同,后者可以只发生在一个维度上,前者则描述多个维度不能兼得情况下的妥协。换句话说,交换理论下人们观察到的发生异型婚配的维度单独来看还是会受到夫妻无条件的青睐,拥有较高受教育程度、较低社会身份的男子如果有可能的话当然还是希望能选择较高受教育程度、较高社会身份的女子,只是在婚配市场中并没有足够的竞争力做到这一点。也就是说,交换理论说明的其实并非同型婚配或者异型婚配的机制,而是同型婚配受制于现实条件而得到的异型婚姻的结果。

基于这些理论,进行经验研究的社会学者提出了若干解释工业化社会同型婚配变化的中层理论,主要包括“经济不平等”和“性别不平等”两个视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