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援藏,我接受了一次灵魂的洗礼

性情 时间:2019-04-14 浏览:
汪悦国,茂名电白人,广东省气象局派西藏林芝市气象局第八批援藏干部,原茂名市气象局副局长,现任林芝市气象局调研员、副局长,第八批气象援藏领队。

援藏,我接受了一次灵魂的洗礼

本文作者:汪悦国,茂名电白人,广东省气象局西藏林芝气象局第八批援藏干部,原茂名市气象局副局长,现任林芝市气象局调研员、副局长,第八批气象援藏领队。


离别

2016年7月21日赴中组部培训,中午出发时,爱人下乡不在家,只有儿子送别。我和儿子说,爸爸要离开家很久,爸爸不在家,你就是家里唯一的男子汉了,自己不但要照顾好自己,还要照顾好妈妈。12岁的儿子很懂事,答应一定会做好,会帮忙做家务,还要做学霸。儿子的表现让我很欣慰。中午吃过饭,同事来接我,儿子送下楼,我们轻松地交流一会就上了车。车子启动一刹那,儿子眼睛发红,有点想哭,我微笑挥手说再见,他也跟着挥一下手,却再也忍不住,转身面向墙壁哭出来。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在离别时!一个人,第一次,那么远,这么久,但也许这就是生活的意义。告诉自己,加油,努力!早一点,晚一点,升起的,都是同一个太阳。再见,茂名!

27日上午,在首都机场乘坐包机奔赴拉萨,正式开始三年援藏生涯。经过四个多小时飞行,窗外出现了连绵雪峰,圣洁粗犷,直指蓝天。飞机终于降落在西藏贡嘎机场,走下飞机,热情的迎接人员双手献上洁白哈达。天空湛蓝,云朵洁白,群山雄伟,太阳白亮,西藏,终于走出想象,真实地出现在眼前。西藏是人间最后一片净土,在这样的环境和氛围里,心灵也受到洗涤,不敢惹半点尘埃,人也变得从容豁达起来。


援藏,我接受了一次灵魂的洗礼

中国气象局党组书记、局长刘雅鸣与汪悦国合影。

让人难受的高原反应

担心已久的高原反应终于来了!拉萨海拔3600多米,氧气含量相当内地60%左右。刚下飞机,心情舒畅,脚步轻快,没有不适感觉。大约一个小时到达宾馆之后,高原反应就来了,感觉浑身乏力,手脚发软,呼吸急促,躺在床上不敢动,按照专家指导不停做深呼吸。傍晚西藏区气象局领导来慰问,见面礼是每人一袋药品和一袋水果。

真正难受的还是晚上,头晕、头痛、失眠、拉肚子接踵而至来,在拉萨停留四天中,我几乎没怎么睡着,但人好像打了鸡血一样精神,身体机能正在不断透支。同行的队友不少人还到医院去输液。

高原反应让充满活力的小伙子,一下子变成了六十多岁的老人,走路也得慢悠悠的。一天朋友请去郊外吃饭,遇到一条一米左右宽水沟,大家都绕着走桥,我想跨过去,没想到心有余力不足,腿脚发软,掉沟里了。吃饭也不能急,急了也会缺氧。有意思的是,我们一个队友在家老是被老婆欺负,到了西藏后他就告诉老婆,以后不能对他呵斥,免得在高原情绪激动缺氧出意外,从此,他老婆对他特别温柔,让他享受到了意外的甜蜜。

几次生病经历

相对西藏其他地区,林芝海拔算最低的,市区海拔近3000米,平均气压708百帕,氧气含量相当于海平面70%左右。对于长期生活在海平面的我,这样的环境对身体也是一个不小挑战。

刚到林芝一个月,我的体重竟锐减5公斤。进藏二年,重感冒5次。在内地,感冒是小事,一般一周就好,而在林芝,通常要半个月以上。感冒往往伴随呼吸困难、心跳加快、血压飙升,严重时还会出现肺水肿。记得几次感冒血压高压都涨到160多,低压也在110左右,心率达100多次,头就像念了紧箍咒胀疼,人躺在床上,就像鱼离开水,张嘴喘气感觉没有氧气进来一样。每次都要去医院输液,并带回一大堆药。高原生病康复时间长,往往一些小病都要人命,截止现在,第八批援藏干部就有数位队友倒在高原上,把生命献给了魏巍雪山。身体是革命本钱,第八批援藏队友聚会时,大家说得最多的就是要保重身体,大家已经成了生死战友。


援藏,我接受了一次灵魂的洗礼


生与死考验

西藏是许多人向往的诗和远方,她神圣神秘,但也充满凶险。援藏队友都说,西藏是眼睛的天堂,身体的地狱。高海拔、低气压、寒冷缺氧和恶劣的交通,时刻威胁着人们生命安全。

西藏占国土面积达八分之一,但人口只有300多万,仅这点来看,西藏是不适合人居住地方,我打心底里为那些守边固土长期坚守在高海拔的人们而感动。

我在林芝,除了生病,还经历多次交通危险。有一次出差察隅,车子沿着峡谷江边走,突然二百多米处山坡上灰尘滚滚,师傅赶紧急刹车,一个大石头飞滚而下,砸在路中间,离车子只有100米左右距离,石头比我们丰田越野车还高!我当时吓得话都说不出来,但师傅非常镇定,笑着说:“这种情况见多了,没什么可怕的,开车注意观察就没事”。

还有一次去驻村点,师傅开车到一座雪山脚下,我看无路可走,问师傅往哪里走,他仰头指着雪山说:我们飞过雪山!车子贴着几乎垂直的悬崖缓缓行驶,有时候半个轮胎都露出悬崖外,我下意识地往车里面挪,手心都冒出汗来。正是在这条路,2017年6月,我们一个同事开车出了事故,人牺牲了!这是用生命在工作,用生命作奉献。


援藏,我接受了一次灵魂的洗礼

在路上啃点饼子,吃点榨菜,就是一顿饭。